<acronym id="22s0g"><center id="22s0g"></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2s0g"><small id="22s0g"></small></acronym>
<rt id="22s0g"><small id="22s0g"></small></rt>
<acronym id="22s0g"><center id="22s0g"></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2s0g"><center id="22s0g"></center></acronym>
<rt id="22s0g"><center id="22s0g"></center></rt>
<sup id="22s0g"></sup>
  • 歡迎訪問焦作市福達鞋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福達新聞 > 正文

36年走爛200多雙解放鞋——一位村醫的守望與牽掛

更新時間:2017-03-16 13:22:58點擊次數:2937次
36年走爛200多雙解放鞋——一位村醫的守望與牽掛
(原標題:36年走爛200多雙解放鞋——一位村醫的守望與牽掛)

新華網南昌11月5日新媒體專電題:36年走爛200多雙解放鞋——一位村醫的守望與牽掛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秦宏

在村里老人的心中,“隨叫隨到”的李醫生比常年難得一見的兒女還親。

面對大山中120多位無人照顧的“空巢老人”,家在縣城的他,毅然放棄在外面賺錢的機會,選擇了“逆行”。

他就是江西省新干縣七琴鄉燥石村唯一的鄉村醫生李勤如。

行醫36年,磨破200多雙解放鞋,如今54歲的李勤如雙眼“花了”,雙腿患有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一直未尋找到接班人的他承諾,哪怕村里還有一位老人,他都會堅持下去。

牽掛

10月底,一股冷空氣襲擊了贛鄱大地,海拔600多米的燥石村連續幾天飄著小雨,空氣又冷又潮。記者在燥石村部夜宿,雖然蓋著厚被子,還是感覺被窩有點涼。

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了,燥石村委會13個自然村常年只有120多位七八十歲的“空巢老人”居住。晚上記者和李勤如聊天時,他說,天氣變冷,他就要忙起來了。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就接到出診電話,當時李勤正吃著面條?!按蠼稚洗謇铍娖磐腥藖黼娬f他家老頭子哮喘又犯了,她自己也頭暈得厲害?!闭f著李勤如放下飯碗,快步走進村衛生室穿上白大褂,并拿起藥箱配藥。

看著李勤如把十多種藥裝了滿滿一箱,手里還拿著血壓計、聽診器。記者問,需要這么多藥嗎?他笑著說,去了你就知道了。

李勤如小心地踩著濕滑的石頭路來到半山腰的大街上村。村門口兩條狗看見他后迎了上來,跟在他身后向村里走去。

仔細詢問了李電婆老伴的情況后,李勤如熟練地配好藥,端起一碗水暖暖手,幫他掛上鹽水。然后,他又為李電婆診斷、開藥,并仔細叮囑用量。

“他們都80多歲了,一個患有哮喘、關節炎,一個患有高血壓。他們的五個兒子在縣城打工,一年到頭都在外面。只要身體不舒服,他們都會來找我?!崩钋谌邕吤呄蛴浾呓榻B。

目前,仍沒有找到接班人的李勤如,正在為解決鄉親看病問題的另一個方案努力著。他希望通過發展鄉村旅游,改善當地的生活狀況,吸引燥石的年輕村民回流。

“燥石是原生態的高山小村,這里的杜鵑花海、奇石以及石頭古村、石頭路,還有一些民俗文化、特色美食,都是很好的旅游資源?!崩钋谌缯f,如果鄉村旅游能發展起來,更多村民在家門口就能賺到錢,或許這些問題便能解決。

李勤如期盼著。

正聊天的時候,五、六位老人悄悄來到李電婆門外。一問,都是來找李勤如看病開藥的。

看完病已經接近上午11點半了,準備回衛生室的他剛走到村口,又被路邊一位顫顫巍巍的老人喊住,拉著他小聲嘀咕著。

“他說家里柴火不夠用了,想讓我幫忙劈柴?!崩钋谌缋先艘黄鹱呦蛩依?。

李勤如幫老人劈柴空當,記者找到了剛看完病的鄧翔老人。老人家說,“村里只剩我們11位年老體弱的老家伙了。平時無論是看病,還是砍柴、買鹽買肉,我們都會找李醫生。只要打電話給他,無論刮風下雨他都會來,比親兒子還好。每次他來我們就會互相轉告,就算不看病,也想請他在家里吃個飯?!?br />
回來的路上,李勤如打開藥箱說:“你看,藥都用完了。天一冷老年人就容易生病,所以我就多帶了點藥?!?br />
堅守

燥石村地處新干縣最偏遠的山區,山高、路陡,山下唯一一條通往村里水泥路修建于2012年。燥石村的13個村民小組都住在半山腰的位置,最遠的一個離李勤如的村衛生室有6公里山路。

十七歲行醫以來,李勤如在出診的過程中穿壞了200多雙解放鞋。有人給他計算過,這三十多年來,他出診走了超過十萬公里山路。

今年54歲的李勤如,不僅雙眼花了,常年行走山區,還讓他患上了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天氣冷的時候,就會很疼。為了不讓李勤如繼續吃苦,老伴多次“埋怨”他。

“50多歲的人了,晚上也敢騎摩托車上山。一年到頭賺不到錢,還那么危險,說不讓他干了,他就是不聽?!崩钋谌绲睦习榕硇∶氛f,以前鎮里和他一樣做村醫的,早就在外面賺了大錢。只有他為了山上的鄉親家都顧不上了。

老伴的抱怨并不是沒有道理。

今年4月份,住在村衛生室的李勤如騎著摩托下山出診,半路連車帶人摔出四五米遠,所幸沒有摔到山下去,只是右手背磕出一個口子;5月的一個雨夜,村里一位老人食物中毒,李勤如在縣城的家里接到電話后,二話沒說騎上摩托車往山上趕,留下老伴在家一夜未睡。

每年冬天,山高路滑,村民一個電話他就有診必出。冬春之交,流感蔓延,自己打著點滴,還要給村民看病……這樣的情況在老李36年的鄉醫生涯中早就習以為常了。

而在收入上,李勤如每年只能拿到國家不足1萬元的補助;每次出診可以收8元處方費,但村民有困難他就不收了,一年下來也只有六七千元。

收入低、危險大、身體逐漸變差……一連串的理由可以使兒女已長大的老李結束鄉醫生涯。但李勤如說,他選擇“逆行”沒有什么高尚的想法。他只知道,不少留守老人走路都打晃,平時讓他們去十多公里外的鎮醫院看病不現實。他是土生土長的燥石人,他是醫生,他不能丟下山上的老人們不管。

期盼

李勤如告訴記者,每當閑下來的時候,他就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哪一天,他的身體真的不允許他隨時都能上山了,留守村民看病怎么辦?

李勤如的擔心由來已久。他搬到山下的那一年,村民一致推選他當村主任,希望能夠留住他。

燥石村村委會副書記李細根說,村民知道在大山里當鄉村醫生不容易。他們認為,選李勤如當村主任,政府每月就會給李醫生多發幾百塊錢的補貼,他的生活就能改善一些。

村民饒鳳梅說,“現在沒人愿意留在深山里過苦日子。如果李醫生走了,我們真的不知道生了病該怎么辦,所以當時才想出這個主意?!?br />
村民們的好意令李勤如感動,但又不免心酸。村民的需要和鄉村醫生的斷層引起他深深的憂慮?!拔乙呀洠担岸鄽q了,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了。這些年我一直在找接班人,但卻沒找到?!崩钋谌缯f。

為解決鄉村醫生短缺的問題,今年新干縣所在的吉安市政府出臺了培訓定點定向鄉村醫生的優惠政策?!皩W員不用交學費,每個月可以領300元生活費”,但是七琴鄉沒有一個人報名。


(編輯:hengkaikeji)

聯系我們

聯系人:樊經理
傳真號碼:+86-0391-6521966
電子郵件:351081149@qq.com
公司地址:河南省溫縣黃莊黃龍大道中段
郵箱:454893

第1章厨房春潮-我的妺妺h